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我的家乡征文

我的家乡征文
我的家乡——广南莲城!山青水秀,是一个古老而悠 久的历史文化名城。元代即设广南西路宣慰司于此,至今 已 700 余年的古城。青山环城壁立,似盛开的莲花花瓣, 县城即在花瓣中心,像一只花蕊而得莲城之名。
我热恋这一片美丽而神奇的土地,因她养育了我。就 好比父母生我养我,我与她已有了不可改变的血缘关系。
我在这里出生、成长。浓浓的乡音、乡土注入了我 特定的种族遗传,民族的个性已经深深地融化在我的血液 里,生活基础、社会关系、价值理念、文化素养,尤如一 种天然的血缘关系。古城的名誉、利益和我的名誉、利 益紧紧地连接在一起,于是,我与神奇而美丽的莲花之城 便有了情感上的依托,内心深处思绪上的一致。我深深地 爱恋着她的山川、草木,还有憨厚、朴实的民族。
“忆往昔峥嵘岁月稠”。公元前三世纪境内九个句 町部族组成句町国,在广南、富宁及右江上游设句町县。 宋仁宗五年,大批宋朝军队尾随侬智高进入特磨道(即今 广南、富宁和滇东南),这些戍守边疆之兵及家属子女就 地屯田,逐渐落籍。明清时代,朝廷在广南实行土司和流 官并存制,朝廷官员的到任,加强了对广南的开发和治理, 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也明显加快。清宣统三年之前,广南商

贾往来较多,市场繁荣,人丁兴旺。而今,句町古国的烽烟 已尽,其美名与风光尽收史册。
纵观莲城古今:明珠莲湖更加璀璨悦目,焕然一新;文 笔高塔神指云霄,接天地之灵气;城中大小二十余座庙宇 星罗棋布,香烟缭绕,信徒云云向善;句町古乐与盛唐礼乐 如同出一辙,铿锵跌宕,余音绕梁;壮家民风民俗独具,代 代相传;狂飙诗人柯仲平诗情传承,精神永驻;书法大家陆 铸书风苍劲有力,独得自然之道;古城地道人仕,多为儒雅 之世家,礼尚往来颇为细腻、考究,仍有“多情应笑我,早 生花发”之遗风。
记得多年前,土地神庙上有一对联:“土能生万物,地 可载山川”。我们的一切一切都是这片土地所承载,所养 育。主权、人民、事业、财富等都因土地而存在。希腊 神话,大力士安泰其力量只源于土地,只要他不离开大地, 任何人都不可能将他战胜。中国古代皇城里专建有社稷 坛,用五色土拼成,皇帝每年要祭坛拜土。家乡莲城兴起 的地母文化既是第一物质形态,又是硬件,褒扬了土地是 莲城人赖以生存的根基。“爱我家乡”是一个赤子发自 内心深处的共同呼唤,爱家乡首先就要爱河山,爱国土;要 保卫她,维护她,让她更富饶,更美丽。许多游子,去国之 时身边带一把家乡泥土,阔别归来,不由得跪吻祖国的热 土。

民族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型,是一个民族的魂。当看 到无数莲城子孙,尽管多少年来可能居住环境不同,政治 派别差异,生活习惯各一,但还是年年要到马蹄井至皇姑 庙,举行隆重的接皇姑仪式;善男信女要到大小庙宇供奉、 祭拜;商贾则在家里供关公;仁人志士还与子孙畅谈岳飞, 就源于文化这条根,这个魂。
乡土是根,乡亲是本,民族文化是魂。一个莲城赤子, 会深情地爱她的河山土地,爱她的乡亲,爱她的民族文化。 就像爱父母这叫孝,爱国这叫忠,“忠孝”二字是人类的 天然法则。乌鸦反哺,羔羊跪乳,动物且然,况乎于人?于 是我就有了一种无法割舍、无法忘怀,如影随形、伴我终 身的莲城之恋——乡情不改。




友情链接: 经济学资料 医学资料 管理学 大学文学资料 大学哲学